南烟

原耽。爱我所爱。
请多指教。杂食,木苏里,priest是心头白月光。

小海不是海鸽:

唯一的谎,挚爱无疆。
耳边刺破黑暗的光,你赐我鲜活的过往。
风雪中悄然滋长,硝烟里一吻天荒。
警钟敲响,记忆埋藏,兜兜转转回到最初的港。
我愿亲手将你名氏刻在墓碑旁。

全球高考合唱组——喧嚣多少年

策划:江海楼
监制:冉天生  @冉天生  赢商
作曲:江海楼
编曲:穆子枣
唱见:若干(尽情期待)
画师:若干(敬请期待)
pv,后期:江海楼
海报美工:大禹  @大禹不治水142520
文案:温山海
宣传:古晏 @古井烧鹅

0910,聆听考官之间的神仙爱情,敬请期待

岁月间0521贺文

季钦扬x谢孟

人物静水边太太的,ooc算我的

时间线:回到苏州后

        苏州的清晨是宁静的,阳光透过窗帘密密地砸碎在地上,留下斑驳。几缕光跳到谢孟的眼睫上,少年温润的眉眼经过岁月的沉淀显得愈发温和。他眼睫轻颤,一睁眼,便撞进了季钦扬满含笑意的眸子。“早安,谢先生。”谢孟眉头微蹙,似光灼了眼。季钦扬抚上他的眉,缓缓盖住,低下头吻上他的唇,细细舔舐。谢孟闷哼一声,双手揽住季钦扬的颈:“季先生早。”谢孟嘴角微扬,思索片刻,今天是五月二十一号吧。季钦扬咬了下他的下唇,声音低哑:“接吻都不专心?”谢孟从他怀里退出,笑骂道:“别闹。”“没闹,出门吃早点吗?”季钦扬将头闷进谢孟怀里,一把搂住他。“起床了季先生,走吧。”谢孟轻拍季钦扬的头,翻身下床。季钦扬撑起身,笑着注视着谢孟,光从他肩上滑落,滴在漫长岁月里。

        苏州的小吃大概是江苏最多的吧。清晨一叠叠小笼包冒着热气出锅,烧麦颗粒饱满,裹着剔透的外皮,浸满肉汁,让人垂涎。季钦扬抿着吸管,一手握着豆浆,一手捏着桂花糕,诱哄谢孟开口。谢孟无奈地咬了一小块,顺势舔了下季钦扬的指尖。“嘶,谢孟你不得了了啊。”季钦扬将手抵上谢孟的后颈,细细摩挲,威胁似得按了几下,尾音含笑。谢孟一颤,耳背染上一层绯红,讨饶似得看向季钦扬:“错了错了。”风漾过山塘街,红灯笼随着风轻晃,带着呢喃的花香弥散在空中。这里的人来了又走,换了一批又一批,何其有幸,他们依然彼此相伴,正如十五年前那般。季钦扬眉眼弯弯,抬手抚上谢孟的唇,撷下几点桂花渣,抿进口中:“甜的。”谢孟面上薄红,攥紧了握着季钦扬的手,白皙的手指微曲,别开了头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一美----”张杠杠飞奔过来又被韩冬一把扯住。“哎呦,韩大爷,我见到他们激动嘛。”韩冬面色微沉:“见我就不激动?别去打扰他们,跟我走。”“谢孟!”韩冬冲谢孟摆摆手,拉着张杠杠离开了。谢孟又笑了,阳光映在少年身上,像渡了一层暖融。时光流逝,风华依旧。

        “大哥哥,吃糖!”穿着碎花裙的小女孩递给谢孟和季钦扬一根棉花糖。谢孟一愣,接下了糖,唇角微扬:“谢谢。”这世上终有不  期而遇的重逢。

        傍晚,夕阳敛去了光芒,水面折射出粼粼的光,可谓“半江瑟瑟半江红。”渔船停泊在港口。季钦扬搂着谢孟,凑在他耳旁:“521快乐,谢先生,我爱你。”谢孟揽住季钦扬的手,靠在他身上:“同乐啊季先生,我也爱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 那是我爱的少年,陪我走过了青葱岁月与风华流年。

       他们还有很多个十五年可以一起走。

end.

都是脑电波?!!那我们看到今天的车是什么?

啾啾祸祸的春梦?

还是神交?

我们今天考试。。。。。。广播里用那种特别冰冷的调子,说:现在开始发送卷子,请各位考生检查考卷,准备开始答题。

于是,我满脑子的考生秦究,考生游惑。

我jio的我的地理要炸。。。。


嘤嘤嘤,燕院长保我政治上95呀~

嗳雪aisnow:

画的是我心里的燕教授,随心所欲摸鱼了
一级律师真好看啊啊啊啊,表白木苏里太太

不愧是烟:

寻找撒野。拍摄地 东三省某地。



多说两句,跑钢厂真不是轻松活儿,半个城市都是厂子,更别提跨越两个城市寻找踪迹,晚上回来,已经灯枯油尽